优艺空间

卡卡kaka:

在今年,我终有幸可以真正从事自己所喜爱的风光摄影工作,在夏天的几次拍摄里我更是完全的以户外风光摄影者的角度去探索去发掘国内的一些未知风光。这个地方是年宝玉则我穿越了一个半小时的灌木丛所到达的一个垭口,在爬上去之前我也不知道上面的野花开的怎么样,仅仅因为远景的山在看到的第一眼就吸引了我,翻越上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的野花是如此让人惊艳。在拍完这张照之后,我又独自向远处那个尖尖的雪山攀爬,在海拔4000多的地方爬了两个半小时,最终被终点处横贯的几米长纯岩石挡住了去路不得已撤下来。风光摄影的乐趣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探索未知,去拍摄别人不曾拍过的看过的风景,而这一切都需要强大的户外能力跟足够的户外经验去作为基础。在后面的风光摄影中,我将继续去探索去拍摄国内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境,把它们带出来让更多的人看到.....

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居士高踪何处寻,居然城市有山林。

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返璞。-木心@梧桐雨 

Music杂食客:

还有两天,十月即将过去,而冬天的寒冷也将一步步逼进。

金秋十月,本是收获的季节,可这一个月以来,在莫名的琐事与烦恼侵袭之下,LOFTER竟然未做任何记叙,唉,糊涂了.....

不知不觉中,离开家乡已然十六年了。

从未曾想过终老异乡,骨子里迂腐却又桀骜的秉性,一直逃避现实,总想着有一天,回到家乡与亲朋再续前缘。

九月至十月间,由于杂事不断穿梭于家乡与异乡之间,却发现自己与记忆中的hometown渐行渐远,儿时的玩伴再见时,也不复当年的温情;而少年时家乡的风景,只是存在于心头,存在于模糊的记忆间。

好吧,既然回不去童年,那么,从此,他乡做故乡......